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531章 闹鬼一

作者:我是李木米字数:2643更新时间:2020-11-14 19:36:35
    飘忽不定的白色鬼影,像是一阵轻风,总是擦着瑞草与木忆荣的身边,忽近忽远的飘走,像是在与二人玩游戏一般。

    脸色渐渐变得难看的瑞草,双手从腰间抽出匕首,像是在树林内跳跃嬉戏的松鼠一样,不停的在房上四处蹿跳,追逐飘忽不定的白色鬼影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眼见木忆荣与瑞草皆亮出了兵器,站在下方的宝儿不免害怕起来,偷偷的扯了来喜一下,示意来喜和她一起将木忆星给拖走,离开这个危险的院子。

    同样看到自己大哥和瑞草亮出兵器的木忆星,又莫名开始变得兴奋起来,跟个跳大神一般就要往房上冲。

    一头冷汗的宝儿与来喜,只好再次进行拦阻,几次三番之后,二人精疲力尽,而木忆星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,挣脱了宝儿与来喜的束缚,一下子跑到贤院的那个石桌近前,想要将摆放在地上的石墩抱起来。

    石墩子虽然是空心的,但也有百十来斤重,瑞草能够轻松搬动,但常人哪里能抱得起。

    更何况,酒醉的木忆星手脚还发软,非但没有将石凳抱起来,还脚下一滑,闪到了腰。

    即使木忆星闪到了腰,但他仍旧十分坚强的一手抄起地上的酒坛子,一手扶着闪到的腰,走到贤院正屋近前,朝着房顶之上飘忽不定的鬼物喊了一句“看家伙”,就将手中的酒坛子扔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西瓜大的酒坛子,一下子砸在房顶之上,登时将房顶砸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正在追赶白色鬼影的瑞草,刚好一只脚踩在了窟窿之上,她的一条腿随着碎裂的瓦片一起下落,卡在了房顶之上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帮了倒忙的木忆星,一点儿都没有要反省老实待着的想法,竟然一边大声的询问瑞草可还好,一边跑到院墙近前,要攀上去解救瑞草,完全忘记了,害瑞草陷入如此困境的人就是他这个罪魁祸首!

    恨不能拿根儿棍子将木忆星敲昏的宝儿,再次与来喜上前,护着不断从院墙上滑下的木忆星,以免他把自己的屁股摔成十八瓣儿!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贤院惊呼不断,吵嚷得就跟山洪暴发了一般,完全乱了套!

    终于,东西两院的房屋内,先后不断的亮起了灯。

    被婢女搀扶着走进贤院内的大夫人唐氏,刚跨进院内,就看到攀到院墙上的木忆星,像个失脚从树上掉下的猴子一般砸在来喜的身上。

    然后,摇摇晃晃站不稳身体的木忆星挣扎着爬起,完全不顾身上的衣服已经走位打卷儿,继续像个长臂猿一般攀着墙壁,想要往上爬去。

    结果,因为酒醉腿软,木忆星再次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他将来喜和宝儿全都压在了身下,三个人顿时好似被一个网子兜住的三条活鱼,在地上一顿瞎扑腾。

    眼见这般情景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的大夫人唐氏,急忙让人上前帮忙,将像一股麻绳搅在一起的三个人从地上弄起来。

    晕头转向的木忆星,一看到他娘,立刻就奔了过去,伸手指着房顶之上,想要让他娘亲看上面的鬼影。

    结果他因为闹腾得太欢快,胃内翻江倒海,刚一张嘴,就忍不住吐了出来,险些吐到大夫人唐氏的身上。

    大夫人唐氏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,急忙命人将木忆星扶到石桌那里坐下,并让人拿来一壶解酒的浓茶,给木忆星灌下去。

    终于抽出空儿望向房顶之上的大夫人唐氏,眼见瑞草与木忆荣二人在房顶之上你追我赶,似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般,还以为他们二人也是像木忆星一般喝多了耍酒疯,不由得沉着脸。

    “大哥儿,小草儿,你们两个在上面做什么,还不快点儿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听到大夫人唐氏唤自己大哥二人下来,急忙摆手的木忆星,刚要张口告知房上有鬼,就又忍不住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鬼啊!”

    搀扶着大夫人唐氏的婢女静香,忽然惊叫出声,吓得刚好走进院内来看热闹的二房柳氏和花氏一跳,齐齐喊道:“哪里有鬼,哪里有鬼?”

    眼尖儿的婢女静香,手指颤抖的指着房屋上方:“在那里,鬼在那里!”

    乱糟糟奔进院内的人群,全都顺着静香手所指的方向望去,就见在房上不断跃起的木忆荣,正在追赶一个飘忽不定的白色鬼影,顿时全都惊得张大了嘴巴!

    “府上怎么会闹鬼了。快人来啊!抓鬼啊!”

    受惊闹作一团的花氏与柳氏,像是发现田地呼唤同伴的田鼠一般,吱哇乱叫的唤人来捉鬼。

    一些下人忙去寻来梯子,奔到房屋下,架好梯子,七手八脚的开始往上爬,欲上去帮忙捉鬼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只脚被卡在瓦片中的瑞草,双手猛地往房顶上方一拍,她身边的瓦片顿时全都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借力向上一蹿的瑞草,跃到了半空中,飞起一脚,横扫向飞起到空中的碎瓦片。

    数枚飞起的碎瓦片,好似武林高手抛出的数枚飞镖,朝着房顶上那飘忽不定的白色鬼影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白色鬼影轻飘飘的闪过瓦砾碎片的攻击,没能击中目标的瓦砾碎片,像是冬日的落雪一般撒落在屋顶上,发出一阵新年爆竹噼里啪啦的声响。

    那些已经爬到房顶上的木府下人,才刚刚探出头,就被四处飞落的瓦片又逼回到了下方。

    眼见下人们全都退了下来,木忆星又来了精神,叫嚷着问下人怎么这么笨,就连房顶都爬不上去!

    说着,他就站起身,想要大显身手,但还不等其他人进行阻拦,他就因为酒劲儿上来,头重脚轻的一屁股跌回了凳子上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理会木忆星的大夫人唐氏,忙喊那些攀着梯子欲上房顶之上帮忙追鬼的下人们下来,不要上去给木忆荣二人添乱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跃到空中的瑞草,用脚尖儿不断挑起屋顶上的瓦片,再次踢向那飘忽在房顶之上的白色鬼影。

    白色鬼影像是没有实体的幻影,飘飘悠悠,完全没有被瑞草踢起的瓦砾碎片击中。

    眼见白色鬼影十分嘚瑟的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,瑞草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,她御空而立,双脚不断的朝四面八方踢起屋顶上的瓦砾碎片。

    不断飞起的瓦砾碎片,密密麻麻好似箭雨,逼得木忆荣都不得不退出房顶中央这片战圈,立于角落处。

    站在房屋下方,想要爬上房顶的下人全都遭了殃,被四处飞落的瓦砾碎片砸中,哭喊着退到下方,四处奔逃,远离房屋。

    站在院门口附近看热闹的花氏,瞪大眼睛望着房顶上悬于空中,好似龙卷风一般卷起瓦砾碎片的瑞草,不敢置信的不停拍打身边的柳氏。

    “柳氏,你看表小姐是不是在飞?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