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3章 主角

作者:金银花露字数:3992更新时间:2020-11-14 19:37:32
    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的感觉,米大少爷懂,从小到大在国际舞台上频繁演出获奖的她怎么会不懂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,仿佛是这个世界的主角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凯旋荣归的征战队伍里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望着大道两侧的茫茫人海,感觉自己现在才算是真的体会到了,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整个银色圣城,万人空巷,直达银色圣山的城市主道两侧人头攒动,人声鼎沸,密密麻麻不下百万人!

    华山,黄山,泰山的学子身骑白马,跟在银甲血迹斑斑的嬴九身后,享受着百万人的注视!

    嬴九自然是当之无愧的领军者,她两侧是克莱儿和超王阶法师,身后是嬴家和自由之眼的强者,然后才是全球各大学府的精英学子。

    所有人身上的衣袍都是染血的,战甲都有或多或少的战损,可是没有一个市民觉得他们滑稽,因为他们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!

    强烈浓稠的杀气让两侧的市民们呼吸有些压抑,感觉被什么堵住了喉咙,掐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长街的尽头,神女曾经踏足的登山长阶上只有三个人,华纱和她的神咒师圣骑士,以及一身黑的张禾。

    华纱身披只有在大典时才会着装的真银长袍。

    这件长袍是至上尊者亲手赐予她的,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而今天,嬴九也将被赐予真银长袍。

    在百万人的注视下,在全球千万观看直播的信徒注视下,由她华纱亲手为嬴九披上尊者赐出的第二件银圣长袍!

    银圣山之巅此时,方圆百里没有一朵云彩,宛如长枪的尖顶在骄阳照射下散发着极其刺眼的炫目银光。

    圣洁无暇,威震四海,傲立在天与地之间!

    至上尊者就站在山巅,俯瞰守望着整座银圣城,无喜无悲。

    “恭迎圣女嬴九出征,斩妖除魔,凯旋荣归!!——”华纱站在第九十九道长阶上,平举右手,威严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在魔法的传播下,迅速扩到至银色圣城的每一个角落,宛如滚滚雷霆般威严肃穆,让人生不起一丝亵渎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止步,嬴九出列。”张禾抬起手,淡淡道。

    数千人马刹那间停身。

    唯独嬴九一人身骑白马,脱离队伍来到了第一道长阶前。

    她身后,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她身上,凝聚着千万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是世界上最受关注的人。

    短暂的死寂之后,百万市民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!为嬴九凯旋欢呼雀跃!

    凉风吹拂她染血的乌发,吹在她凝结着血痂的脸上。

    嬴九的左脸被严重烧伤,焦黑一片,血痂下还溢出丝丝缕缕的鲜血。

    她碎掉的手臂无力垂落在身侧,只能单手持握缰绳。

    但在信徒眼中,此时此刻的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丽,圣洁,坦荡。

    长街早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纤尘不染。

    华纱缓缓走下长阶,在万众瞩目下亲自扶嬴九下白马,为她解下染血的战袍,盔甲。

    又为她换上真银长袍,为她简单梳理长发,扎上一条银色的丝带。

    嬴九全程没有一丝配合,没有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至上尊者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那连张禾都不是对手的至上尊者在嬴九踏上第一道长阶时,转身进入神殿。

    云不知从何而来,遮蔽了圣山之巅,再次蒙蔽了能够贯穿天空的尖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周后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归来宁城,宁城市长机场接机。

    接机队伍浩浩荡荡,领头的是米大少爷的父母和市长,人数不下百人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随圣女嬴九出征的事情,整个宁城没人不知道,他们都在全球转播上看到了战袍染血的米大少爷。

    不但随军出征,而且杀死了不下百头妖魔,数次救同学战友于生死为难之际!被黄山校长亲手披上黄山荣誉长袍!

    被接送回家之后,米大少爷第一件事就是出门找张禾,他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张禾。

    没在竹林见到张禾后,他在青翠的竹海上踏叶飘行,每一次跳跃都会离上一个的落脚点十米以上,轻灵似雨燕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没有上到水库,他在山谷看见了张禾。

    张禾在山谷之间搭建了一个悬空木楼,木楼采用卯榫结构搭建,没有用到一颗钉子。

    木楼有三层,有走廊,凉亭,米大少爷只要顺着曲折的木梯就能够上到凉亭,从凉亭再走几米长廊便可以进入木楼。

    张禾双臂抱胸靠在长廊的木质护栏边,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,羡慕,为你感到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毕业了,过一段时间就准备去伦敦进修。”米大少爷走上长廊,似乎是下定了决心,才迈步走到张禾身前。

    他一直知道母亲不喜欢张禾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有二师兄那么英俊,出色,不论那方面都比不上二师兄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短期没有与张禾见面,但是米大少爷感觉如隔三秋。

    因为这两年里他们相处的时间真的很少。

    “别和嬴家走太近,和他们断掉一切联系。”手肘压在护栏上,斜站着的张禾漫不经心道。

    涌进山谷的凉风为他翻书,翻得极快,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没说话,她看着张禾,感觉面前的张禾有些陌生,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数秒后,张禾半眯着的眼睛聚焦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把视线从书上移开,合上书,露出了一个笑容,“让你爸妈千万不要和嬴家有任何联系,不然他们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,嬴家吃人不吐骨头。”

    “下面,嬴家应该会派出一个女的嫁给你弟弟,你弟弟肯定会非常乐意,因为嬴家女人都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张哥哥,家族联姻这些都是正常操作,我爸妈并不是蠢人,我也不妨和你说,我家里间谍有多少,都有谁被策反,我爸妈是一清二楚的。”

    米大少爷并不喜欢张禾和他说这些,并且还说的是那么肤浅的层面。

    不免有些让人感到失望了。

    这是认为他和父母没他聪明吗。

    不过总归是为他着想才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我多嘴了。”张禾随手一丢图册。

    他和爱伦吵架了,因为他下手很重,又废掉了一批人。

    他这次是笑着废掉他们的,以一种戏弄的心态,全程笑呵呵,玩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所以姗姗来迟的爱伦气极了,打了他一巴掌,罚他一个星期不许抱她疼她,也不许他跟小克里斯汀亲热。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喜欢和你待在一起,因为你只是想单纯的和我在一起,做一个不孤独的少年。”

    米大少爷走到了张禾怀里,很温顺,任由张禾把手按在他有着两个迷人腰窝的后腰上,就算更进一步的往下探他都不会生气反感。

    数秒后,米大少爷彻底放松了,舒服的闭上了眼睛,把重量完全压在了张禾的手掌上,被他托着臀进了木楼。

    他从小就喜欢和张禾待一起,张禾会带着他追蜻蜓,摘荔枝,给他骑肩膀,让他揪耳朵欺负,在夕阳西下时送他回家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他都是脏兮兮的,而他是白白净净的。

    他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是不会允许他脱离他的视线的。

    但他很喜欢在他背对着他的时候跑远,偷偷藏起来,为的就是看他着急紧张的样子,让他担心让他心疼。

    有次他真的生气了,打了他手心一下,半点都不疼,但是当时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。他那时候哪里在他身上受过半点委屈,半点疼都受不得。

    “张哥哥别那么粗鲁,疼。”

    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张禾手掌狠狠拍在米大少爷因为跪在他腿上而向后高高翘起,显得无比滚圆的蜜桃臀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—”又是重重的三巴掌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却一点也不生气,红着脸低下头,压低了上半身,不管手法再怎么样粗鲁都不出声说话,乖乖的翘高,跟只奶猫儿一样。

    他感觉得到张禾不开心,张禾不开心的时候,他都是极其温顺的。

    但是每一笔帐米大少爷都会记下,在张禾当霸道总裁发泄掉心中的不快后,他会一一讨回来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米大少爷沉沉睡去,再次睁开眼时,已经是黄昏了。

    他缩在张禾怀里,张禾坐在太师椅上,红光洒进山谷,他们沐浴在血红色的残阳之中。

    木楼下,山谷间,流水潺潺。

    血色残阳让米大少爷狭长眼角天生的桃粉色眼影艳丽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流转着水光的丹凤眼因为直视天际,血光闪烁,红云朵朵,看起来是那样的慵懒高贵,勾魂撩人。

    张禾一手稳稳捧着米大少爷的臀,让他不会滑落,一手拿着一本古书,平静的阅读着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很喜欢张禾专注认真的样子,于是他用手指卷起遮在她脸蛋上的及腰长发,用发梢逗弄张禾。

    张禾面无表情,手掌抬起。

    又是一巴掌,又是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张禾想翻书,风为他翻书,翻了一页后便去了远方,再不会与张禾重逢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好像不在乎自己蜜桃臀上火辣辣的刺痛灼烧感,继续用头发逗他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最喜欢在张禾睡午觉的时候用头发逗张禾。

    很多次逗着逗着,不知不觉,他就在张禾身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醒来时,如果是黄昏后,他会孤独,会感到不安,感觉自己已经被世界抛弃,然后就会缩到张禾怀里,乖乖的待着不动。

    “张哥哥,这根鸡毛掸子是拿来干什么的啊?”米大少爷拿起一边茶桌上的鸡毛掸子,楚楚可怜的看着张禾问道。

    张禾笑了笑,合上书。

    米大少爷有不好的预感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